紧急总在特大后

时至今日你仍旧是我的光

关于那些零零碎碎的我

一年前我的遗书是用备忘录写的。在回顾之前我觉得我会提到一些当时的人和事,总结一下自己怨恨的症结所在,实际上只是反反复复地说,我已经努力至此。我很同情那时候的自己,连想死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——所以我觉得这也算是成长了。
一年前的某个晚上吃完安眠药之后我接连做了两个梦。第一个梦是我结婚的前一天,我爸妈陪我出门逛街买衣服,我换上衣服给我妈看,她说我是她的骄傲;第二个梦是相当熟悉的场景,我妈哭着说我爸不要我们了,我一边吸奶茶里的珍珠一边安慰她说,没事我们几个活得照样很滋润,然后等她出门了我把(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)我爸的四肢砍下来,从11楼推了下去。醒来之后我在床上坐了两小时,意识到我已经错过了早课,于是给微博置顶了遗书,吃了两盒米氮平睡了。
结果我睡了一天然后照常醒来,眼皮一直疯狂打架。点点特地跑来找我陪我看了半天折耳猫,然后室友把我的事情上报院里,我就被遣返回家了。
是我爸带我回家的。浦东机场安检口没有快递服务,陪我很多年的瑞士军刀被留在了上海。上大学后那把刀与我共度了很多很多个夜晚,我最痛苦的时候他都知道,并且非常温柔地从未割破静脉让我在他人面前难堪。我爸拖着我往前走说不就一把刀吗,他并不记得那是他送给我的。然后飞机上我想了很多,从起飞开始大脑里一片混乱,八百个声音在我脑子里开会讨论理智归属权的问题。到着陆后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,因为我睡着了,耳边回荡着嗡嗡嗡的争吵,脑子里最后想的是给零的生贺要写什么。我很兴奋地告诉她我想好给你写什么了,她说你回深圳好好休息。
没过多久我就删了她,因为她说我不应该上班迟到和无故旷工。这份工作是我妈帮我介绍的,我也同意了,但是事实就是我完全无法胜任,和应不应该没什么关系,毕竟道理是个人都明白。一个月后我自己收拾走人了,开始在麦当劳711各种地方打零工,最让人崩溃的通宵班也熬了接近两个月。除了浑浑噩噩混吃等死之外,我想不到任何形容词来描述至今为止的这一年。
19岁生日那天我在麦当劳上下午班,回家之后与爸妈和弟弟一起出去吃饭。他们坚持要骑单车,走到半路上我落在最后,在完全不认识的地方找不到他们所有人,疯狂打电话也没人回来找我。吹蜡烛的时候我许了个愿,希望一觉醒来发现这世界上并没有一个我出生过。啊,万能的主啊,如果你真的为我实现了这个愿望,本无神论者要当你一辈子的信徒。
当然这是个悖论,只是北式冷笑话而已。所以我到现在都还没消失。
17年年底我的噩梦成真了,不过是我妈忍无可忍把我爸赶出门了,过了一周左右他又回来了,然而一周前的我并不会预料到。我请了两天的假,第三天邻居来711找我寒暄,说我爸是不是又出差了,看他大包小包拎着出门。我一边笑一边跟她说是啊。第四天我开始无故旷工。小店缺人手,一万个电话短信微信打进来找我,其中还包括一起催债的。我心想管他呢虽然我们对不起他们,但是我都要死了,不能让我任性一下吗!然后拔掉电话线关上手机又睡了几天。
等我爸回来了,他俩男女双打逼问我为什么不去打工了,叫我跪下来为不接电话道歉。那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啊。
现在我唯一的亲友有次qq上跟我说,她觉得我能坚持到现在真的不容易。我说一年前我听到你这么说我肯定会哭的,但是现在我没啥感觉了就这样吧。结果聊着聊着我听到很奇怪的声音,听了很久才发现是我本人在哭。
为了获得回学校的证明,我花了1200插队请了个治疗师假装看看病。她对我说我只是需要升级系统,听起来很通俗易懂,我很喜欢。但是我问她,为什么我需要药物和心理治疗这样高昂的代价才能download,而有些人偏偏就能拥有win10的自动升级功能,这很过分。
然后她说这跟各人的大脑生理构造和原生家庭有关。我注意到她在提及原生家庭的时候在观察我的表情。
我说你不能怪罪原生家庭,每个人的背景都不是完美的,无论谁投胎的路上都得经历点什么。
她说这不叫怪罪,这是为了减轻你的心理负担,不要让你自己承担所有的过错。
所以我说这种话我只能骗骗治疗师。实际上我最清楚我才是最会推卸责任的人,对没有以正确的方式给予的爱,对抛弃我而去的人,对无数个曾接受我的好意却从未施以援手的人,对全世界已经发生和还未发生的分别,我都会在每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怨恨至死,这从来都不是一句没关系就可以掩盖的。四分之一的我想用自己的死报复这个世界,四分之一的我劝自己不要那么中二没毕业踏实做事实在做人,四分之一的我在和剩下四分之一的我争吵奶茶要不要加奶盖。——在我写下这一切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真的比我想的还要恶心,令人窒息。
我最后一次上微博看到点点说的。我不知道她的近况怎么样,是否真的如她自己所说般快要好了。如果是真的那么我很嫉妒,如果不是,那么我感到绝望,因为我们应当有相似的命运。她说零零碎碎的我死在不同地方,我喜欢这句话。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岁的我都已经死去了,现在是十九岁的我,如果她也死去了,那我希望剩下的我的那部分还会走路会笑,会说出安慰人的话,最好还会打游戏,那样的话哪怕只剩下千疮百孔的一部分,对我来说足矣。



(附上去年的遗书)

酝酿一篇完整的遗书是件大事,对现在的我来说太难了。所以我要说的话像碎碎念,毫无意义的抱怨,任何人都可以不听不看,但是我要说这是我的自由。我必须要说。在半个月的持续失眠后我已经没有任何意志力可言,也拒绝所有向我的意志进行抨击的言论。
我已经努力至此。
我并非孤军奋战。可能你毫不关心,可能你曾经坐在屏幕对面,对我说一切心理疾病都是矫情的产物,或是在我们最亲密之时说出不想与任何抑郁症扯上关系这种话。没关系,你的态度和选择是你的自由,我无权也无力干涉,这不是你的错。但是我知道有很多人,他们可以做到无条件支持我,是这样的支持让我没有更早倒下。
谢谢你们,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。我不知道我接下来会怎样,如果是最坏的情况,这永远不是你们的错。率先向命运妥协的人是我。
我耻于谈论关于自己的任何糟糕情况,却无比渴望得到同情和安慰。事实就是,真的糟透了,不能更糟了。我曾一度好转,接兼职,收养猫,试图写文,而当情况急转直下后这些全都变成了负担。其中的任何一个都能让我焦虑心慌整晚不能寐。
我试图做一个不依赖他人的人,我试图让我的人生不再拘泥于死循环,我试图改变这一切,然而成事在天。未来将会怎样,我想不到也不敢想。我只知道我在崩溃的边缘呆得太久,从头到脚都是满满的负面情绪。任何人只要伸手碰一下,都能感受到我的绝望,它不受我控制地向周围蔓延。
对不起,我已努力至此。

第一次听到这个版本欸……

【群宣】【e果】An EApple a Day

门牌号:490926686

总之就是一个刚刚建好的e果群(飞吻)欢迎喜欢e哥和果果和e哥对果果做这样那样的事情的小伙伴!无论你是国服fb日雅萌新咸鱼还是dalao,只要喜欢e果我们就可以愉快地玩(biāo)耍(chē)!

人数上限是200虽然我们都知道并不会有那么多人()

群头像来自灵魂画手@SkyKirk
群主@伞响
管理员路人A@极北

以上均为意念艾特。